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一百四十三章 週年纪念

时间:2018-02-09
星期三下午,侯龙涛刚刚在办公室里疼爱完了茹嫣,正把她抱在怀里温存,桌上的电话响了,是左魏从美国打来的,「有结果了?」
  「咱们的对象选对了,阿诺以绝对优势胜出。」
  「哼哼哼,那你可以开香槟庆祝了。」
  「你什么时候过来?」
  「还不好说,看国内的事情怎么样吧,你照咱们定好的计划办就是了。」
  Eastern Star,USA在加州历史性的州长Recall中,向候选人之一的阿诺提供了大量的政治献金,这倒不是因为侯龙涛或者左魏有什么长远的政治眼光,不过是一场赌博,选择阿诺,输了不会有献金之外的损失,赢了却会有很高的回报…
  下了班儿,如云一个人回到了自己的小洋楼儿,月玲把她送到大门口儿后就回家陪父母去了,侯龙涛从下午开始就不知去向,看来她今晚要一个人过了。
  女人疲倦的打开大门,习惯性的去摸墙上的开关,但手却停在了半空中,厨房外的小方桌上有三只点燃的蜡烛,微微跳动的烛光将屋子的一角儿映成了暖洋洋的、淡淡的橙黄色。
  侯龙涛一身笔挺的西装,皮鞋擦的珵光瓦亮,微笑着从桌边走到有点儿发愣的爱妻身前,在她唇上轻轻一吻,拉住她的一只玉手,「入席吧。」
  「你又搞什么?」如云扔下皮包,让男人领着自己来到桌前,等他为自己拉出了椅子之后才优雅的坐下,「我还以为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呢。」
  「忘了自己的生日也不会忘了今天的。」侯龙涛并没有入座,而是仍旧站在女人的身后,在她的肩膀上温柔的捏揉着,「累了吗?」
  「不累。」如云歪过头,压住男人的手,「不知不觉的就一年了。」
  「是啊,都一年了,」侯龙涛弯下腰,抱住女人的双肩,在她香喷喷的脖颈上舔着,「我的小云云一天比一天更漂亮,更让我心动。」
  「你呀,」如云用一条手臂揽住男人头,用脸在他的头髮上磨蹭,「你可真是腻人。」
  「哼哼,你是我的嫦娥姐姐嘛,弟弟当然要腻着姐姐了,你不喜欢我腻着你?」
  「喜欢。」
  「这一年来我还让你满意吗?」
  「只要你有上进心,肯努力,我就满意。」
  如果要是在普通人眼里,侯龙涛这一年来可算是成绩斐然了,但如云每天都在和几亿、几十亿,甚至上百亿的美金打交道,虽说不是她自己的,可时间一长,对于小数目也确实就没什么感觉了。
  「你放心吧,我生命不息,奋斗不止。」
  「我相信。」如云拍了拍男人的脸颊,「我都饿了,你给我做什么好吃的了?」
  「等等,等等,就想着吃,」侯龙涛站了起来,从西装的内兜儿里掏出一个长条儿的蓝色盒子,把它冲着女人打开,「週年快乐。」
  盒子里躺着一条差不多有半指宽的白金镶钻手链儿,正中间有一颗红宝石。
  「帮我戴上吧。」如云笑着伸出了手,这件礼物虽然不是价值连城,但重要的是爱人的心意,其实她早已知道自己会得到这条手链儿,因为薛诺、茹嫣和月玲都已经有了,只不过宝石的颜色不同罢了,她们的分别是绿、黄和橙,是与她们的文身相对应的。
  侯龙涛单膝跪地,把手链儿戴在了娇妻的腕上,然后就在她的手背上轻轻的吻着,「等我再强大一点儿,我就把手链儿换成全钻的项圈儿。」
  「你还有一年的时间。」
  「我不会让你失望的。」侯龙涛站起来,为爱妻倒上半杯红酒,然后把她面前的圆盖揭开了,里面是一份牛排餐。
  「你连牛排都会做?」
  「不是我做的,」侯龙涛在对面坐下,抄起了刀叉,「从马克西姆定的。」
  「他们管送外卖吗?」
  「哼哼。」侯龙涛只是微微一笑,并没有回答,只要价钱合适,任何服务都可以买得到的。
  两个人边轻声细语的聊着天儿,边享用着美味的法式蘑菇牛排和上好的红酒,男人最终还是忍耐不住了,「你没给我準备礼物吗?」
  「唉,」如云放下餐具,用雪白的餐巾擦了擦嘴,「我就怕你问这个。」
  「你给忘了?」
  「不是,其实已经準备好了,只不过还没入关呢,卖方把发货的日子弄错了。」如云把餐巾往桌上一甩,「哼,一提起来我就生气,我正考虑要不要告他们呢。」
  「别生气,别生气,」侯龙涛起身来到女人跟前,把她拉了起来,紧紧抱住她丰满的身体,吻着她的红唇,「气坏了我的小云云,我可要心疼死了。」
  因为喝了点儿酒,如云的脸颊已经微微的泛红了,在烛光的映照下,更是美艳得不可方物,她伸臂摽住男人的脖子,妩媚的一笑,「我的牙都要倒了。」
  「哼哼,你给我準备了什么?还要进口?」
  「现在告诉你还有什么意思?等你见到东西不就知道了。」
  「不嘛,我等不及了,」侯龙涛把脸埋在女人的颈项间,用嘴唇儿磨擦着她敏感的脖子,「告随我把,告诉我吧,求求你了。」
  「哈哈哈哈,」如云放浪的笑了起来,「痒痒死了,好了好了,告诉你就告诉你吧,一辆Mclaren F1。」
  「啊!」侯龙涛上身向后一撤,惊讶的看着女人,嘴张的比井口儿还大。
  「怎么了?犯什么傻啊?」如云把一根手指伸进男人的嘴里,拨弄着他的舌头。
  「Mc…Mclaren F1?」
  「嗯,喜欢吗?」
  「喜欢吗?」侯龙涛合上了嘴,吮了吮女人香甜的玉指,「我叫你妈得了。」
  如云扶住男人的脸,给了他一个湿吻,「你愿意怎么叫我都行。」
  「你这个礼物也太贵重了。」侯龙涛当然知道Mclaren F1的价值,那是世界上最昂贵,速度最快的跑车,跟它一比,自己的那辆Lamborghini Diablo VT 6.0就有点儿相形见绌了。
  「你喜欢就好,反正我这辈子就只买两辆车,一辆是我在美国时的小Ford,一辆是给我老公的礼物。」
  「呼…」侯龙涛快要感动死了,他死死的抱着女人,闻着她身上花朵般的体香,好像要把她挤进自己的身体里一样。
  「啊…」如云被勒得几乎喘不过气来了,她一把揪掉自己的髮簪,甩开一头乌黑的捲曲长髮,然后抱住男人的脑袋,拚命把舌头往他的耳孔里插着,「老公,我…我好累,想去洗个澡。」
  侯龙涛双手把女人的窄裙揪到了腰上,捏住了被黑色裤袜包裹着圆大臀丘,双臂一用力,把她的双脚提离了地面。
  如云一挺上身,抬起双腿,盘住男人的腰,把他的头按在自己高耸的胸前,让他抱着自己来到了二楼的主卧室。
  四脚一站定,两个人就开始气喘吁吁的脱对方的衣服,同时也在彼此身上的敏感部位碰触。
  上身只剩下乳罩儿的如云「扑通」一声跪在了地上,解开男人的皮带和裤子,一把将它连同内裤一起拉了下来,握住充血的大肉棒,用力的吸吮了两下儿。
  「嗯…」侯龙涛按住女人的头,準备好儿好儿的享受一下儿。
  如云突然又站了起来,「你去里面等我。」
  「不。」
  「去嘛,我马上就来。」
  「好吧,好吧,你快点儿。」侯龙涛在女人的屁股上又揉了揉,不情愿的走进了浴室。
  侯龙涛把按模浴池放好水,脱光了衣服,脚踝上几天前还伤及见骨,现在只剩下了两条伤疤,胸口上的伤口是三道白色的印迹。
  男人爬进池子里,让泛着泡沫的滚动水流沖刷自己的身体,他生活中的一切都是那么美满,除了玉倩,自从冯云通知他玉倩不会再找麻烦之后,虽然生意上没有了障碍,但他对女孩儿的思念丝毫没有减弱,他不相信对方会对自己余情已了。
  侯龙涛琢磨着自己的心事儿,完全没注意到如云已经来到了浴室。
  如云站在池子外,从后面蒙住了男人的眼睛,在他的后脖梗上亲了一下儿,「想什么呢?」
  侯龙涛拉住女人的一直手,扭回头,只见她穿了一件纯白色的连体泳衣,这件泳衣大概是月玲的,穿在她身上明显是小一号儿,但也正因为如此,显得无比的性感。
  泳衣根本罩不住如云的大奶子,美丽的嫩肉挤在外面,乳沟深不见底,奶头儿在布料上顶出两粒凸起,裆部紧绷着她的阴户,印出了肥美阴唇的轮廓,两条诱人的大腿沟都露在外面。
  「快进来。」侯龙涛把女人的右手在脑后从右手交到左手,目送她走上池子外的几阶台阶,泳衣勒在她的臀缝中,两瓣雪白的大屁股完全裸露着。
  如云故意走着猫步,让肥美的丰臀左右的腰摆,鲜红的文身份外妖艳。
  侯龙涛用力的嚥着口水,他现在就下决心一会儿一定要把大鸡巴塞进女人的菊花门里爽爽。
  如云进入浴池后并没有直接就靠到男人的身边,她面对着爱人站好,蹲进水里,让水没过自己的肩头,然后又慢慢的站了起来。
  侯龙涛的老二都快炸开了,女人身上的纯白泳衣变成了透明的,红艳艳的乳头儿和乳晕清晰可见,股间是一片黑乎乎的阴影,原来她早已把三点的护垫拆下来了。
  如云抬起双手,插进自己的秀髮里,向后推到脑后,十指交叉在一起,手心托住后脑,螓首后仰,双眼闭起,檀口微张,简直是千般妩媚、万种风情。
  「你给我过来吧。」侯龙涛探身掐住了女人的细腰,将她拉到身前,两手捏着她的屁股,埋首于她的双乳间,拚命用脸颊隔着泳衣挤蹭她的大奶子,「你也太会勾引男人了。」
  「哈哈哈,」如云一扭腰,坐到了男人的左侧,右手搂住他的脖子,左手伸进水里,握住他巨大的阴茎,上下套动,又探头去舔他的脖子,「不是勾引男人,是勾引你,是不是已经勾得你热血沸腾了?」
  侯龙涛被逗得慾火中烧,一把揽住女人的腰身,张嘴叼住了她的乳房,连同光滑的泳衣一起吸吮,右手在她的屁股和大腿上揉捏了几下儿,然后就伸进了她的双腿间,上下搓弄着她的阴唇。
  如云的身体放鬆了,为了让男人更方便的玩弄自己的下体,她将右腿搭上爱人的双腿,把头枕在他的肩膀上,冲他的脖子吹着气,把他的阴茎从左手交到右手,继续为他手淫,「老公…我身上好热…」
  「小云云…」侯龙涛闻见了从爱妻檀口中喷出的阵阵香风,一扭头就吻住了那对儿柔唇,两人的舌头热烈的交缠着,他将泳衣的裆部别进女人的大腿沟儿里,但他并没有着急把手指插进小穴里,而是用食指和无名指一起把美人肥嫩的大阴唇尽力向两边分开,中指小心翼翼的往她的阴道深处挺进,这么做完全是因为怕由于嫩肉在水中产生的摩擦力会把娇妻弄疼。
  「霍…霍…」如云闭上勾魂的双眼,缓缓的扭动着妙幔的身躯,仰起头颅,脸上充满了淫蕩的笑容,「老公…老公…再加一…一根儿…」
  侯龙涛边舔着女人的乳沟,边晃了晃中指,然后才把食指轻轻的挤进了紧凑的屄缝儿里,用两根手指的指尖在她觔斗的子宫上抠揉。
  如云浑身的美肉都被男人逗得一颤一颤的,屁股蛋儿一下儿一下儿的缩紧,身体在慢慢的往下出遛儿,水面几乎都要没到脖子了,「啊…啊…老公…救命啊…救命啊…我要淹…淹死了…啊…」
  「小云云,让我搞你的屁股吧,我要把你的屁股玩儿爆。」
  如云背对着男人站好,左手捏在自己的右乳上,右手碾着自己的阴核,慢慢的把腰弯了下去。
  女人肥大的臀部就在眼前,侯龙涛彷彿都能感觉到巨大屁股的压迫感,他的呼吸随着自己的手指陷入柔软的臀肉中而不断加快,猛的把脸贴在雪白的臀丘上磨蹭、舔舐,细滑的肌肤香甜无比。
  「嗯…嗯…」如云左右的扭着跨,双手伸到后面扶住自己的臀峰,向两边分开,把中间的裂缝儿暴露给爱人,「你想怎么样都可以…」
  侯龙涛的左手在水中抚摸着爱妻圆润的小腿肚儿,右手的手指插进她的小穴里扣挖,舌头顶在她的屁眼儿上,用唾液涂在周围的肉褶儿上,然后抽出阴道中的手指,捅入紧闭的菊花门里,嘴巴则移到蜜壶般的女阴上吸吮,「嫦娥姐姐,用什么?润滑液还是浴液?」
  「你要…你…啊…你要弄那里吗?」如云现在才意识到男人是要跟自己肛交,刚才还以为他只是要从自己的后面插入呢。
  「我要用大鸡巴把你的大屁股填满。」侯龙涛已经憋得不行了,都有点儿喘不过气了,他站起身,手握阴茎,用龟头儿在女人的臀沟里上下滑动,他也不再给爱妻选择的权利,伸手从浴池外缘上的储物盒里掏出一瓶儿浴液。
  「老公,温柔一点儿。」这次如云是在和心上人做爱,不是在玩儿强姦游戏,当然不希望有强烈的痛感。
  侯龙涛把浴液在双手上磨擦到产生泡沫,然后涂抹在女人的屁股缝儿里和自己的肉棒上,他深深的吸了口气,将粗长的阳具一点儿一点儿的推挤进了爱妻的屁股洞里,「啊…」他用力的闭上眼睛,紧箍的括约肌和炙热的肠壁几乎让他发狂。
  「嗯…」如云能感到自己的肛门被柱状的东西撑开,然后火把就开始磨擦自己嫩嫩的肠道,自己的屁股被充满了,在向外膨胀,就像要把皮肤撑破一样。
  侯龙涛按着女人丰满的臀丘,使劲儿向中间挤压,雪白的臀肉从指缝儿中挤了出来,青筋暴凸的大鸡巴把菊花蕾四周的嫩肉带得一次一次的翻出,又一次一次陷入。
  如云的身体产生了轻微的颤抖,双腿在慢慢的弯曲,屁眼儿被肏是很消耗体力的,很快就头晕目眩了,但那种虚脱是伴随着快感而来的,「老…老公…啊…啊…屁股要被…被你插坏了…啊…坐…坐下…」
  侯龙涛弯下腰,双手捏住美女的巨乳,往后一坐,把她整个儿挑了起来,然后抓住女人的两手,双臂像椅子的扶手那样抬着。
  如云撑住男人有力的双手,抬起两脚,踩在他的大腿上,开始上下的坐抬屁股,用肛门套动直立的阴茎,一对儿豪乳自由的振蕩。
  「啊…啊…啊…」侯龙涛可是爽坏了,「快…小云云…好老婆…再快点儿…」
  「啊…啊…啊…」如云跟着男人一起叫了起来,好像在跟他比赛似的,她的屁股每向下砸一下儿,就把浴池中的水溅起老高,像下雨一样的浇在两人身上,他们的头髮已经全湿了。
  「来了!」侯龙涛突然撤开双手,抓住女人的细腰,猛的向下一按,不再让她移动,整根阳具都捅进了她的屁眼儿里,大量的火热精液狂猛的喷涌进她的直肠深处。
  「啊!」如云发疯似的大叫一声儿,只觉浑身的骨头都被阳精烧化了,她的双腿从男人的腿两侧无力的耷拉了下来,上身向后一躺,瘫软在他的胸前,「老公,你把我填满了…」
  侯龙涛从后面捏住女人的下颌,转过她的螓首,把舌头插进了她的嘴里,另外一只手把泳衣的肩带从她的胳膊上拉了下来,着肉的揉捏她的奶子。
  如云用左手压住乳房上的那只大手,跟它一起把玩儿自己的奶子,右手在下面抠着自己的小穴,她已经觉出自己后洞里那根刚刚变软的棍子又胀大了,她开始用自己的屁股在爱人的跨间划圆,「老公,咱们去床上好吗?」
  侯龙涛把女人抱了起来,从后庭里抽出大鸡巴,稍稍的向前一挺,就又塞进了她的屄缝儿中,大量的浓精从她的肛门中流了出来,滴落在水面上…
  侯龙涛从被窝儿里伸出胳膊,上身稍稍的直起来一点儿,靠在床头上,点上颗烟,右手搂住爱妻的肩膀。
  「嗯…」如云满足的出了口气,偎到男人的胸前,螓首枕在他的肩头上,用乳房在他的胸口上挤蹭,「老公,真是被你弄死了。」
  「哼哼,」侯龙涛吻了吻美人的额头,叼住烟,腾出左手,伸进被子里,捏了捏她丰满的屁股蛋儿,「这就是勾引我的下场。还要不要了?哪个洞想要?还要还有。」
  「别别别,实在是不行了,我认输了。」
  「哈哈哈。」侯龙涛志得意满的笑了起来。
  「老公,」如云伸舌头舔着男人的下颌,「你想不想去日本转转?」
  「日本?」侯龙涛已经很了解这个天仙了,知道她这么问绝不会是因为她想去,或是单纯的想知道自己有没有旅游的意向,「跟对门儿那个傻屄有关係吗?」
  「你怎么回事儿?」如云轻轻咬了男人一口。
  「好好好,不说髒话。跟对门儿那个日本狗有关係吗?」
  「你呀,」如云把男人抱得更紧了,「有一些关係,但主要是因为你。」
  「我听着呢。」
  「六号的时候,方杰已经以Honda公司投资部副部长的身份正式向我递交了投资要求,七十亿美元。」
  「看来Honda的问题不久就会公开了。」
  「嗯,」如云讚许的亲了爱人一口,「他代表Honda邀请IIC的代表去日本进行考察、谈判,也就是邀请我了。」
  「我当然要陪你去了。」侯龙涛对日本充满了敌意,更认为日本男人都是淫猥的杂种,就算没有姓方的那层关係,他也决不会放心娇妻「只身前往」的。
  「不,我不去,我是要你代表IIC去。」如云很顾大局,虽然爱人的众妻之间的关係都还不错,但这次日本之行不是十天、半月就能结束的,她不想因为自己长时间独佔情郎而引起什么醋海风波。
  「我一个人去?」
  「对,全权代表。」
  「我的级别不够吧?」
  「我手头儿上有别的事情,走不开,你是公司的二把手儿,除非我再从总公司调人来,你就是最适当的人选。再说亚洲区的事务由我作主,我说是你就是你。」
  「行吗?」侯龙涛是很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,一笔七十亿美金的生意,而且又不是自己的买卖,如果做不好,是会连累到爱妻的。
  「没有信心吗?」
  「不是没有信心,是有自知之明,我跟你在投资的眼光儿上差得远了,你也说过,我在投资上是没有什么经验的。可能七十亿在你看来并不是什么天文数字,但对我就不同了,几十万、几百万的小打小闹儿我能应付,这么大项目,你觉得我的能力达到了吗?」
  「能摆正自己的位置是你的一大优点,我也知道你还不能完全胜任,但有我指导你,加上你自身的聪明才智,应付那些日本人是绰绰有余的了。」从如云的脸上无比自信的表情来看,她是胸有成竹的…
  编者话:不是没的说,是没时间说,本学期的最后一个月,所有的Projects都要完成,又指望不上没脑子的美国人,什么都得自己干,累啊,我连看回复的时间都没有了。M-F1的售价是百万美金,在Road Car中是首屈一指了,我还真是不知道有车比它还贵,虽然M-F1已经不再生产,但还没有哪辆车能达到627马力、极速386公里、百公里提速3.2秒。那个叫「我」的,你找一辆在这三项指标上比M-F1更出色的车出来,我可以自认无知。不过千万别跟我说BUGATTI VEYRON EB16.4,那车最早得到05年中旬才能上市,侯龙涛到时候会不会买就单说了。